关于我们 -  公司新闻

商旅记实:印度三日行


2011-10-8 15:05:35



10月4日,北京时间下午5点多,我们三人登上了广州至印度新德里的航班,又一次的商务旅行就此展开。

飞机上邻我坐的是一个装扮很像印度人的中年妇女,我一度把她当做嫁到印度的中国人。后来她很热情的主动跟我交谈后才知道,她是广东人,早年留学俄罗斯,后受佛教大师点化,迷恋佛经,至今一直从事跟佛学有关的经典翻译及传播工作。每年她都去印度朝圣,还经常组团上百号中国人一起去印度朝圣,而且她自己一去少则3个月,多则6个月,在印度寺庙里潜心研读及翻译经典。她很热心的跟我传播佛教教义,我也就礼貌性的听听,顺便跟她探讨了一些自然科学和宗教思想的边界问题,但也没得到什么实质性的启迪内容,虽然她说我有“佛缘”。在我看来,世界各大宗教能做到主旨归一,流传几千年至今还生生不息,这本已经说明了宗教能自成体系,并博大精深,寓意深厚。但本人至今还是一介凡人,难逃人世间七情六欲,尘缘未尽,暂无兴趣于此。

印度时间快8点半多,实际上是北京时间11点,终于到达新德里。新德里机场很豪华,连地板上都铺着很厚的印花地毯,但荷枪实弹的机场警卫无处不在,让人感觉气氛很紧张,很难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出口过海关的时候需要填写入境登记卡,遇到了同机的很多中国同胞。他们中很多可是彻底不懂英文,有些可能都是过来务工的,填写这个卡时可犯难了,到处找人问,找人代写。因此,我帮了很多人解释要怎么填写,费去了不少时间。出口时,海关卡住一个中国人要他写清楚到底到新德里哪里,这哥们既听不懂也不会写,在那里憋着劲、瞪着眼用中文跟工作人员比划着,可人家不理他。我上去帮了一下忙,随手写了个不清不楚的地址算是蒙混过关。看来中国人现在真是就像吉普赛人,世界各地到处出没,像草一样顽强的生根生长。很佩服这些人的勇气,语言不通的地方也敢过来闯荡。

B客户的来人在机场接到了我们,带我们入住了酒店。办完入住手续后,我们3人到楼下的酒店餐厅吃了点东西。因为怕印度味道比较冲的调料,就仅点了牛奶和烤饼来吃。装牛奶玻璃杯看起来就很脏,刀叉也不怎么干净,牛奶水花花涩涩的,同事说这肯定就是路边常见的奶牛挤出来的,我说不是,怎么尝都是奶粉冲调出来的。就这样勉强填了一下肚子就回房了,房间的毛毯也脏脏的,但是不盖还不行啊,因为空调要开着透气。已经夜里1点多了,开始睡觉。夜里的空调风机声音大的刺耳,勉强睡着但一直被吵着睡不熟,醒来了两三次,直到4点半,闹钟响了起床。随便吃了些酒店送来的早餐。5点半等来了客户的人来接,坐上车赶赴他们遥远的工厂,这时天还没有亮。

工厂其实并不真遥远,200多公里而已,但新德里糟糕的交通使这段距离正常也要走将近5个小时。跟我坐一起的是B客户方的大老板,60多岁,肚子发福的像个皮球。此次我们虽初次见面,但彼此已经都耳闻已久。这老人家很有定力也很大气,我认定这是加强及优化双方关系的好时机,一路上就和他尽可能的多聊了些。如印度和中国的国家对比,交通问题,物价问题,社会问题等。印中两国有龙象之争之说,都是人口大国,发展中国家,文明古国,确实有太多的相似性和共同话题。虽然我们双方的在表达和倾听方面都稍有点磕巴,但总体意思还都是明白的,沟通效果也还不错。

一路上难得遇到好路,大部分路都是颠颠簸簸的,但还不怎么拥堵。看到的景象是:

牛或牛车经常跟汽车同时跑在路上。

随时可以看到没门或有门但根本不关的公交车跑在路上。

超多的大货车跑在路上或停在路边,但车厢经常是空的,不知到处在拉什么东西。

本来坐4人的车上经常挤着8个人来坐,而坐8个人的车就要挤着20个人来坐,结果你会看到车前车后、车左车右甚至某些车顶都有人在坐,使我想起来小时候一村人坐满手扶拖拉机去县城看戏的场景,那时很多人也像这样挤着,像超载的草料一样装满车。

女人们穿着纱裙走在尘土飞扬的路上,或者坐在男人开的摩托车背后,中间夹着1个或2个孩子。这些年轻的女人看多了,你似乎就看明白了,他们大多年纪都很轻,大约十几二十岁,早早的就嫁人了,之后几乎就没有在外面工作,就是在家做家务,生孩子了,不停的生…而她们的女儿,就像她们的轮回一样,很快就长到十几岁。又很快嫁人,生孩子… 从她们漠然的脸上,你几乎看不出生活的喜乐哀愁。

路边时不时就会看到到处都是人的小杂货市场,小小的货摊,以及花花绿绿的带有宗教色彩的招牌等。很难得看到齐整的建筑,道路和田地。人们似乎都在拥挤,散乱和拥闹的房子里、路边生存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看到了江,还有在江边那些洗衣服的黑肤色长辫子女人们,以及闲坐的男人。

------以上写于10月5日晚12:30后,北京时间凌晨3点左右。

 

结合上次来新德里的所见所闻,我已经对印度的社会和他们的心理有了一个大致了解了。那就是这个国家的政府长期无所作为,导致基础设施极度落后,贫富差距很大,人口快速膨胀,社会资源极度短缺。印度现在官方统计约有12亿人,由于没有很好的执行人口控制政策,3-5年内一定超过中国当前的14亿成为第一人口大国。但也有人说他们如果算上无身份证的城市赤贫人口,现在实际人口已经超过中国了,想想国土面积不到中国1/2的印度怎么承受这一人口之重吧,这必将既是这个国家之痛,也会成为世界之痛吧!但印度人由于传统宗教意识观念影响非常深厚,人们会把自身的心理需求都寄托于宗教信仰,承受着现实的凄凉生活。所以,你会看到他们平常脸上的表情都是平静的,不惊也不喜,有些冷漠的但是驯服的。印度的中产阶级和资产阶层是我目前接触较多的人群,就像现在跟我在一起的B老板,工厂和土地有多处,家族资产庞大,是印度的第三大饼干厂商。他们属于这个社会的精英阶层,足迹遍布世界各地,甚至对中国都非常熟悉,见多识广,受过良好的教育,目睹外边世界包括中国的快速发展及发达程度,对比国内的种种社会问题,对政府多有指责但又无力改变现实。

 一路颠簸了4个小时后,我肚子忽然很痛,想想可能是早晨的水喝的。印度人平时基本不喝开水,富人喝冷的矿泉水,但看他们平时的饮食,其实就知道这个矿泉水也其实也不是很干净的。而穷人则是打开自来水随口就喝,更赤贫的人实际都无净水可喝,长期受饮水问题困扰。长久以来,他们的肠胃对这些冷水,不干净的水是适应的,但我们这些外国人可就不行了,喝了水就拉肚子,吃了饭拉肚子是常事。

 知道快到目的地了,我一路忍着,并用手按压着,问题倒也不大。10点多,即5小时后,我们终于到了客户方工厂,一个位于工业区的中型食品厂。我急急的冲进洗手间,解决了问题。此后肚子还算争气,再也没有痛了,然后我们就快速进入工作状态了。

 这个B客户自从买了我们的设备之后,一直放置了很久没有做准备工作,就等我们来进行现场安装调试。但实际我们需要他们提前进行一些设备摆放、完成水电气等一系列准备工作,这样我们才能尽快投入需要我们做的工作,节约双方的时间和费用。但印度人的工作低效率和管理低水平在这些问题上显露无疑,一个事情往往需要我们跟他们反复确认多次才慢慢去做,每个环节的人都会拖沓。一个问题,你跟很多人反复说过后才发现真正做事的人还没收到这些信息,需要再次当面传达到位,才会开始落实去做。正如机场遇到的其他中国人所说的,正常1个月在国内能完成的事,在印度就要3个月才能完成。

 在老板调动人员移动及安置设备的过程中,我着手对现场状况进行了解,并规划了最近40天内的工作计划和进度。中午左右,我向他们要了纸和尺子,用项目进度管理的方法画图对双方的工作进行了规划,并将详细的工作内容一条条写下来给老板解释听。这老板属于早年创业的实干家,什么都懂,又比较务实,他很快理解了我的意思并完全同意我的安排计划。这样其实就是我们原定20天左右完成的工作,实际由于他们的准备工作不足,目前只能做到7天的进度,其他的事已经帮他们规划好,留时间给他们去做,未来40天内完成,然后我们再下次安排时间过来进行设备调试直至完成。

 好了,我原定一天内做完的工作安排现在基本完成了,我表现出的专业能力和沟通方式也很受老板的认可,因此他基本上都听从了我的建议和安排。接下来,就安排我们两个工程师留在了这里7天,就住宿、餐饮、工作衔接等事情都做了仔细的安排。下午6点钟,我和老板又一起坐上了回新德里的车上,预计再走5小时晚上赶回新德里。

 由于插头接口不符,我从昨日以来手机和电脑就没充电了。为了节约手机电池,我在不用的时候就将手机都关机了。一共两部手机,关键时候才发现中国电信的手机实在不给力,国际漫游状态根本无法拨打印度当地电话,也无法发短信,但对国内的号码还勉强能打。中国移动的手机还行,到处打电话发短信都行,不愧叫做全球通。

 在车上联系了C客户,说好他晚上11点左右到昨天的酒店来接我,安排我重新入住另一间酒店并明天一起去他工厂。

 晚上回程的路变得更加难走了,后排的行李和包早被颠得东倒西歪,散落在地了,人也被颠得五脏六腑翻腾。这样也还能承受,就怕堵车,但一路走走停停的有点不顺。

 老板说,今天晚上我们前面开的比较快,估计10点就可以到新德里。可是说了不久后就开始堵车,有时堵得很死,只好熄了火在等。这时,只好坐在闷闷的车内等着,打瞌睡不成时,看着前后左右拥挤不堪的大车小车,以及车内重重叠叠的男人女人小孩,耳边听的是嘈杂的汽车鸣笛声和路边的人声、歌声。看看外边,发现这么晚了,路上印度人还是很多,男男女女走着,坐着,在露天的剧场聚着听歌,也许还唱歌,杂乱斑驳的灯光到处在刺眼的闪烁。像什么呢?像30多年前我小时候在老家,一村人在夏天走上打谷场搭台唱戏,热闹一番。但与这回忆不协调的是周围吵杂的汽车和霓虹灯,不得不感叹,当现代工业文明的产物和遥远的乡村农业生活被强行拼凑到一起时,带给人的不是更多拥有,而是贴近自然的生存空间被剥夺和内心宁静的被践踏,身在当代,而却心在超时空漂泊。当然,这也许只是我作为外国人和中国人的一时感受吧,与别人无关。毕竟,作为生于70年代横跨了中国农业社会和工业社会的一代人,这种生活经历会时常影响到自己的心理感受。 

快11点了,车还被堵在离新德里不远的地方不能动弹。B老板心焦的下来前看后看,顺便就在路边进行小便,全然不管周围那么多人,但人们也都见怪不怪。同行的老板随从也下去解决了问题,我庆幸自己还能忍得住,不然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终于慢慢的,车通了,老板说11:15就能到你酒店了,可最后实际到达酒店时已经11点半了。现在我已经跟印度贫民一样了,不惊也不喜,漠然接受老天的安排了。C客户因为时间太晚,说好了今晚就不过来接我了,明天再来,因此我不得不又重新回来昨天那个糟糕的酒店。不过还好,酒店还很帮忙的帮助安排面包、蒸蛋和可乐来吃。吃了东西,我终于缓过劲了,搞懂了热水怎么搞出来,放水洗了个澡,盖上了比昨天干净了点的毛毯,打开电脑给手机充电,顺便写了上面的内容。苹果电脑果然给力,用自己不多的电池顽强地自我坚持并给手机反充电,赞一下!

 现在是10月6日早9:30,我已经吃完了送到房间的面包片,喝了一小杯浓浊的咖啡,和B老板见过多次的儿子在房间聊了一会后,他也走了,全家赶着在今天的印度国庆节假日去庙里朝圣。我打开电脑继续给手机充电并写这段文字。

总结一下两天来的事情:

1、原先认为不好沟通的商务沟通算是完满解决,此次上门面谈并安排工作是一个很好的破冰之旅,也是一次摸底行动。感谢一下昨天10小时的难熬的车行时间,使我和B老板有了充分的沟通,同时也给了我时间慢慢思考。

2、原先认为艰苦的设备安装调试工作现在看来无法立刻展开,帮客户安排的工作进度计划双方都满意,40天后的工作应该不会难做了。

3、此前的在国内的商务沟通虽然有诸多误会和冲突,但总体方向还是向前走的。小老板早晨就给我表达了想增加购买一套设备的想法,等我落实一些技术问题再答复。看来一路披荆斩棘的走来,努力总有回报。

4、出门旅行,诸事艰难,但也收获颇多,工作的,见闻的,思想的…。世界多元,亲历才知。

 -------以上写于10月6日早,印度时间9:36,北京时间12:06。

 

C客户是个帅气的小伙子,来过中国两次,已经跟我是不错的朋友了。10点多,他来酒店接我走。退房签单时,顺便看了一下房价,2000多印度卢比,约合人民币250多元,而他们当地普通工人的月薪也就约合人民币600-800元左右,对比这个收入水平,这价格实在不菲,但条件确实可怜。

 去C工厂的路上,走了环城的快速公路线,才发现这路还不错,速度能开到80公里左右,比较顺。路上看到了一个印度有名的庙宇,名字实在记不住,远远望去,规模之大犹如中国故宫,奢华程度也有如古代帝王宫殿,绵延方圆数公里的场地也都显得比较整齐顺眼。恍然间又重新认识了新德里,毕竟是一大国首都,不可能是一无是处的,尤其是作为文明古国的深厚文化积淀。

 问了C客户,搞懂了一件事,原先看到的路面到处悬挂的满是人脸并写着印地语的招牌,实际不是商业广告,而是各种政治派别的宣传招牌,是为他们参加政治选举来造势的。从这些招牌的密集程度和地址位置的优势来看,大大赶超商业广告,因此印度政治党派的社会地位强势程度可见一斑。联系上次来时看到新德里市行政中心左右的房产都是丛林掩映,环境还不错,但据说都属于党派领导人这一点来看,印度真的是权钱关联紧密的社会。但是想问一句,党派势力高居社会顶层,宗教在教化人精神超脱的同时又处处显摆自己的势力范围,谁来关心这个国家40%以上未受教育的穷困人口?唉,多嘴了…

 跟昨天一样,到了C客户的车间,根据现场情况给出了双方的工作安排计划,该沟通的事情做作了仔细的沟通,就是接下来和我方人员配合进行设备安装调试的事宜等,回头我回去后会再补一个邮件给他,使双方更明确。

 中午他请我吃的印度餐,算是我有吃印度餐以来最可口的一次。改变了一些我对印度餐的负面看法,看来世界各地的餐饮还都是各具千秋的,美食文化在全球都有,某些方面也能相通。

 开车在路上,我不由的又由衷赞美了一下他们车技,真的很强哦!由于道路窄,汽车多,他们的小车后视镜经常是折起来的开的,即使如此,这些小排量的手动挡小车还是被他们驾驶的游刃有余,高速穿插,即行即止,还要随处注意闪躲路上的行人、大坑、石头及有如断崖的路边界,同时,他们还经常两部手机此起彼伏的不停打电话、接电话、发短信。虽然我已开了多年的车,每次看到他们这样我不由的觉得自己的驾驶技术实际上还大有潜力可挖,可真要让我这样开车,我一定还是心很虚的。

 接下来的事情就没什么了,他安排人送我到了机场,下午3点多就到了,但我是晚上10点多的飞机,时间还早。用200美元换了9000印度卢比,以备下次来用。花了150卢比在机场咖啡店买了咖啡休息并给电脑、手机充电,写下了以上内容。

 很困,想睡觉,全靠今天的三杯咖啡支撑着头脑,等时间,可惜网络也不通…。

 ------10月6日,印度时间16:34,北京时间19:06。